home

新冠肺炎

引發 新冠肺炎 的病毒,是一種新型的冠狀病毒 (Corona virus) , 人類感染新冠肺炎後 ,主要的症狀 包括發燒 、 咳嗽(乾咳) 、呼吸急促或困難、喉嚨痛、腹瀉、 倦怠等 ,但也存在不少無症狀的感染者。 新型冠狀病毒、SARS 和 MERS 同屬冠狀病毒,是極其相近的病原。新型冠狀病毒與流感病毒不同,截至目前為止沒有任何有效疫苗,因此民眾做好防疫措施,以及維持自身的免疫力還是首要之務。 什麼是冠狀病毒? 病毒表面如皇冠的冠狀病毒,其實有許多種類,大多在哺乳類及鳥類身上傳播,例如:蝙蝠和駱駝。而目前已知會傳染給人類的冠狀病毒有七種,包括四種常見的冠狀病毒:HcoV-229E、HcoV-NL63、HcoV-OC43、HcoV-HKU1,感染後會出現如同感冒的上呼吸道感染症狀(如:鼻塞、流鼻水、咳嗽或發燒等),較嚴重的為另外三種冠狀病毒,包括: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冠狀病毒(SARS-CoV)、中東呼吸症候群冠狀病毒(MERS-CoV),以及目前發生疫情的 2019 新型冠狀病毒。 冠狀病毒動物傳人更嚴重 大多數在動物身上的冠狀病毒,鮮少傳染至人身上,不過一旦相互傳染,由於人類從未接觸過該種病毒,更容易產生嚴重症狀,例如當初疑似由蝙蝠感染給果子狸,之後又傳染給人的 SARS 病毒;或是經由駱駝傳至人體的 MERS;新型冠狀病毒則疑似由中國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的動物傳染給人。 另外,雖然冠狀病毒屬於人畜共通傳染病(Zoonotic disease),不過根據 世界衛生組織 指出,目前並沒有證據顯示和家裡的寵物接觸有感染風險,因此民眾不必過於擔心與寵物交叉傳染。而且,寵物貓狗所屬的冠狀病毒,種類與感染人類的不同。

文: 新冠肺炎

新冠肺炎

新冠肺炎(COVID-19,全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俗稱武漢肺炎)全球大流行,為了避免被感染,大家都待在室內不敢出門,掀起了一股在家工作潮,卻同時也造就「新冠離婚」的高峰,尤其以中日兩國最為嚴重。夫婦困在狹窄的空間裡大眼瞪小眼,1天還好,1個禮拜可能就相看兩相厭了!以下4點建議也許能助您與另一半在居家隔離之際保持冷靜,不會誤傷了感情,走上離婚一途。 1. 創造獨處時光 家人同住,不見得要時時刻刻黏在一起,最親密的愛人都該擁有不受打擾的小天地。就算您再小心,也可能會踩到對方的地雷,我們要有意識地允許家人獨處。建議雙方先排出時段,約定好絕不交談,更不能過度干涉彼此的一舉一動,讓大家都能享受只屬於自己的私人時光。除了個別待在房間內滑手機,您可以在浴室裡獨自泡個澡,或是到陽台、頂樓晃一晃。您若住在套房,可以望向窗外、深呼吸或是伸展四肢放鬆。 2. 服裝有助區隔工作與休閒 很多人以為把家當辦公室,省下通勤的時間會讓工作更有效率。可是若一直穿著睡衣辦公,會讓您覺得工作、用餐、睡眠等等行為融為一體了,便無法劃清上下班的界線,反而會拉長工時。穿上平時上班專用的套裝或西裝,能幫助您更快進入工作狀態、引發工作動機以及強化專注力。脫下工作時的衣著,也代表真的下班了,可以好好休息。上下班的時間一但明確,就不用擔心會一直工作而無法陪伴家人,也降低了夫妻爭吵的機率。 3. 關上鈴聲 善待彼此 在家工作為了要與公司或客戶聯繫,各種的提示音與鈴聲此起彼落,聽久了很惱人。若另一半同時間也在工作,非常可能會為此起口角。不妨試著把手機調整為靜音模式,或是戴上耳機,不但能保持家中的寧靜,還可以維持夫妻感情和諧。另外,也建議您把新聞推播關閉,別讓新冠肺炎的壞消息製造恐慌,破壞了大家的心情。 4. 在家約會也很甜蜜 雖然台灣疫情減緩,但多數人仍不願踏出家門。不過夫妻關係要維持,總少不了一頓浪漫的晚餐,別擔心,便利的外送服務,讓您只要在手機上按幾個鍵,餐點就會送到您家門口,不必出門也能好好大吃一頓。當然美味的食物也不能少了適當的氣氛陪襯,建議您可以事先把孩子託給親友照顧,在餐桌上點蠟燭、放輕柔的音樂、開瓶紅酒好好享受甜蜜時光。重要的是一定得關掉手機,才能製造專屬兩人的時間與空間,讓彼此感情加溫。 在疫情期間,注意個人身體健康是理所當然的,但是我們也不能忽略心理健康的重要性,照顧好親密愛人的心情,在防疫規範下,運用一點小巧思或多給對方空間,便能讓彼此相處更融洽,Hello醫師願大家都能平安度過這個非常時期。

新冠肺炎

中藥(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簡稱TCM)和西藥長久以來一直都存有其獨派說法,即使面臨新冠肺炎(COVID-19,全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俗稱武漢肺炎)疫情挑戰,兩方仍是各持己見,非要爭個輸贏。事實上,中西藥皆有優缺,本文將列出中藥對治療新冠肺炎的功效和限制,在此提醒民眾,千萬別使用效用不明的藥物,而因為傳統中藥通常是由數十種草藥熬煮而成,使其成分變得更加複雜,若未經專業醫師就服用,恐帶給身體不確定的健康風險。 [covid_19] 4種中藥調湯輔助治療 根據英國倫敦南岸大學(London South Bank University)衛生與社會保健系所的研究,中藥最主要的功能是調節氣(Chi,中醫相信它是一種生命能量彰顯),進而保護身體不受病毒攻擊,並維持免疫系統的日常運作。雖說中藥只是輔助治療的角色,但有不少中國的研究卻指稱僅憑服用中藥就能緩解新冠肺炎的症狀,並達到痊癒的狀況,不過成功的機率仍是非常困難的,此外,配藥師還得針對病人情況做調整。 北京中醫藥大學臨床流行病學劉建平教授指出,在眾多中藥分類與調和,有4種湯劑(Decoction)對治療新冠肺炎比較有效,它們分別是:清肺排毒湯(Qingfei Paidu Decoction,QPD)、甘草乾薑湯(Gancao Ganjiang Decoction)、射干麻黃湯(Shegan Mahuang Decoction)、清肺頭泄扶正湯(Qingfei Touxie Fuzheng Decoction)。 而當中以清肺排毒湯的療效最好,它源自於漢朝末期用以治療傷寒病(Cold damage)的中醫理論,由21種草藥、4種調和配方製成的。雖然清肺排毒湯受中國中醫藥管理局(National Administration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簡稱NATCM)所推薦,但其治療程序仍要視病況做調整,此外,在中國以外的地區,獲取草藥恐怕是最難跨越的障礙。以美國為例,藥材之一的麻黃(Ephedra sinica)販售就要經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簡稱FDA)嚴格把關;細辛(Chinese wild ginger)則是被禁的草藥。 甘草或有效但有副作用 在清肺排毒湯眾多草藥中,甘草(Licorice root)算是最重要的成分,它是歐洲及亞洲地帶的土生「雜草」,於很久以前就被古埃及人和印度阿育吠陀(Ayurvedic)信徒列為傳統醫學的珍寶之一。其實,早在SARS(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又叫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疫情爆發期間,學者已發現有些人因為服用了含甘草的中藥,所以沒有被感染,而關鍵就在它含有三萜類(Triterpenoid,一種植物性化合物),特別是甘草酸(Glycyrrhetinic acid)和甘草酸苷(Glycyrrhizic acid)對於控制SARS冠狀病毒(SARS-CoV)非常有效。 從實驗研究的觀點看,因應新冠肺炎相似SARS病毒,或許甘草能發揮一定的治療效果,但請民眾不要擅自服用甘草的藥物,並務必小心不肖廠商的欺騙手段。 且先不說新冠肺炎目前尚無有任何醫藥產品可達治療與預防效果,甘草的副作用對罹患慢性病者也很危險,包含有:頭痛、月經沒來、性慾冷卻、勃起困難、肺水腫(Pulmonary edema)、鬱血性心衰竭(Congestive heart failure)、高血壓、血壓過高性腦病(Hypertensive encephalopathy)、低鉀血症(Hypokalemia)、肌紅素蛋白尿(Myoglobinuria)、偶發性腦損傷、嗜睡、肌肉消瘦、四肢麻痺、疲倦、虛弱。

新冠肺炎

隨著新冠肺炎(COVID-19,全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俗稱武漢肺炎)全球疫情的波及,有的人會意識到自己對性的渴望愈來愈大,這或許是因為在行動管制期間,在家的時間突然變長,大幅少了平日生活上的刺激,而恐懼死亡的強烈情緒也被證實能激起我們的性慾望,專家們將此稱之為「末日性興奮」(Apocalyptic horny)。本文將舉出7種性興奮類型,在疫情如此緊張的時刻,除了可以藉此機會檢視自身的生理需求,您也可以在性生活上做些調整,以夫妻為例,請確保彼此有在一起的時間,也有分開獨處的時間,並避免把話題都聚焦在疫情上,適時的放鬆才能幫助更保持樂觀。 [covid_19] 1. 憂鬱式性興奮(Melancholy horny) 這一種性興奮相當常見,多數人都會有慾火焚身的時候,但因為害怕疫情惡化,所以他們還是會乖乖遵守政府的防疫規則。不過,要壓抑住內心澎湃的情緒和性慾,簡直是極其難受,較好的舒壓方式可能是找家人或朋友暢聊一番,當然是保有社交距離(Social distancing)的前提下。 2. 下午茶性興奮(3p.m. horny) 下午悠閒地喝杯咖啡,有的人即使是居家隔離也要活得有品味,而所攝取的咖啡因(Caffeine)可能就會把能量都傳送到性器官,進而刺激性慾,但這純粹只是毫無科學根據的假設。 3. 自誇式性興奮(Performative horny) 這類人擅長在社群網路公開自己的近況,包含自身的性慾狀態,他們也許只是想引起社會大眾的關心,或可能真是有性興奮的感覺,其動機和真相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而因為其網路的高曝光率,他們的行為也會成為身邊人談論的話題,值得注意的是,其發表的內容通常都圍繞著多麼思念過去的性愛、性愛中做過的瘋狂事情等等讓人搖頭的行經。 4. 嬉鬧式性興奮(Frisky horny) 與其說對性愛渴望,這類人更求社會互動與連結,他們之所以想要性興奮,只是因為單純想要為生活增添些自我滿足感,舉例來說,由於無法參加多人派對的活動,他們可能會嘗試用簡訊或電話跟性愛對象聊色。 5. 探索(好奇)式性興奮(Curious horny) 一個人在家沒事做,有的人亦會把握機會探索平常不會做的事,這類人會用這段時間好好研究自己的生理和性愛層面,若是單身,可能就會看色情網站和手淫;而對情侶、夫妻來說,或許嘗試新的性愛姿勢、使用性愛玩具是新的消遣方法。 6. 目標導向性興奮(Goal-oriented horny) 有別於探索式性興奮,這類人很清楚自己身體生理的需要,他們想要手淫就手淫,想要聊色就聊色,有些人也會先於網路約會,待疫情結束再約對方進入性愛關係。對他們而言,不管任何時候,設定目標且如期執行才是重要,即使是性愛之事也不例外。 7. 不計後果性興奮(Dumbass horny) 這是7種性興奮類型中最要不得的,因為他們不願遵守防疫條規,只為滿足性慾而行動,進而危害自己和其他人的性命。在此提醒民眾要對所做的行為負責,多站在別人的立場思考,也許這世界會變得更加美好。

新冠肺炎

新冠肺炎(COVID-19,全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俗稱武漢肺炎)的全球疫情雖然有逐漸緩和跡象,台灣也已有10天以上0確診的好消息,不過有鑑於先前的軍艦群聚感染事件,政府和民眾的防疫措施仍不應掉以輕心。軍艦上的感染官兵以年輕人居多,且據部分確診年輕人描述,染病的痛苦指數相當高,要完全康復且病毒三採陰性出院,需要相當長的時間,究竟感染新型冠狀病毒有多可怕?對人體的影響為何?以下將針對新冠病毒對各個人體器官的影響,帶您深入了解。 [covid_19] 新冠肺炎可能的併發症 新冠肺炎是呼吸系統疾病(Respiratory Diseases),所以呼吸道和肺部通常是首當其衝的部位,通常在感染後2~14天會出現發燒、咳嗽和呼吸急促等症狀,不過有部分是無症狀患者,根據目前研究發現,新冠肺炎可能引發的併發症就包含: 急性呼吸窘迫症候群(Acute respiratory distress syndrome,ARDS) 心律不整(Arrhythmia) 心因性休克(Cardiogenic Shock) 肌痛症(Myalgia) 疲勞 心臟病發(Heart Attack) 其他併發症 對人體各器官的影響 目前各國學者都在研究新冠病毒,包括其相關症狀及治療方式,研究報告顯示,新冠病毒對人體的影響和同為冠狀病毒的SARS與MERS相似,但新冠病毒不只會攻擊肺部,人體各器官都有機會遭到病毒侵襲。 1. 肺部纖維化:近9成毛玻璃病變 在新冠肺炎的感染案例當中,慢性病患或年長者,更容易出現嚴重的症狀,而肺部的感染也有類似情形,輕症可能出現上呼吸道感染,嚴重則導致肺炎(Pneumonia),甚至引起ARDS,死亡率相當高。 除了肺炎,重大創傷、感染或敗血症(Sepsis)也會引起ARDS,造成肺部的小血管漏液,液體堆積在肺氣囊或肺泡中,使氧氣難以進入血液。 一般來說,確診新冠肺炎的人約在第5天會出現呼吸困難的症狀,於第8天開始發展出ARDS,不過現在ARDS還沒有特殊的治療方式,只能提供氧氣和機械式呼吸輔助,進行支持性療法。 根據美國侖琴放射線學會(ARRS)發表的電腦斷層掃描(CT)影像研究,在中國的101位確診患者中,86.1%發生毛玻璃病變現象(Ground Glass Opacity, GGO)的肺浸潤症狀, 64.4%同時有毛玻璃病變和肺實變、71.3%出現受損部位血管腫大,膿液、血水等物質會布滿肺部。肺部出現毛玻璃病變的患者,肺部X光圖片看起來就如同毛玻璃一般,這種病變通常和軟組織的腫脹相關,也就是「肺實變(pulmonary consolidation)」,患者的肺部功能會明顯下降,若肺功能損害嚴重,治療後要完全痊癒並不容易,甚至會出現肺纖維化,留下一些後遺症,如肺活量變小、走幾步路就會喘的情況。 2. 肝損傷:重症醫師肝損傷臉黑 正常的情況下,肝臟可以幫助排毒、提供身體需要的養分,並分泌酵素,幫助加速體內的化學作用。當肝細胞受損或是被感染時,肝臟會釋出比平常更多的酵素到血液中,雖然肝酵素過高不一定是重大疾病的症狀,但是研究發現,新冠病毒、SARS和MERS的患者身上都有此症狀。 國際醫學期刊《刺胳針》(Lancet)上一篇探討新冠肺炎導致肝損傷的研究指出,不論輕症還是重症患者中都存在一定比例的肝臟功能異常,這情況有可能來自病毒攻擊肝臟、治療用藥導致,或是ARDS的併發症引起的其他器官損害。 病毒在感染呼吸系统後,可能會移動到肝臟,尤其當病毒進入血液中,就會隨著靜脈擴散到身體各處,而肝臟血液有3/4來自於肝門靜脈,所以病毒更容易攻擊肝臟。 根據日前媒體報導,中國湖北的兩位染疫醫師,在接受治療康復後,臉部膚色居然變得相當黑,據醫師解釋,身體的鐵質是由肝臟負責代謝與儲存,若肝臟受損不能如常代謝,鐵質就會流入血管,當含鐵量高的血液流經臉部皮膚時,就容易出現臉色發黑的情形。另外,長期的肝臟功能失調也會引起代謝異常,導致皮膚色素的暗沉無光,有些重症病人皮膚還會出現脫皮、皸裂等現象。 至於兩人有沒有機會再白回來?湖北省防疫專家宋建新醫師表示,只要命救回來,除了不可逆的傷害,機體和受損器官會慢慢恢復,而肝臟是可以修復的,藉由治療還是可以恢復正常。 3. 腎臟:直接傷害證據較少 有些新冠肺炎的患者則出現急性腎損傷(Acute Kidney Injury),SARS和MERS也有相似病徵,嚴重可能需要進行腎臟移植。過去SARS期間就有科學家發現SARS病毒會損害腎管,不過世界衛生組織(WHO)表示,目前只有少部分的證據證明,新冠肺炎會導致體內氧氣循環不足,就可能損害腎臟。 4. 腸胃道系統:腹瀉等腸胃症狀列入通報 雖然案例不多,但的確有些確診患者出現腸胃相關症狀,例如噁心或腹瀉。《新英格蘭醫學雜誌》(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的研究報告顯示,某些病人的糞便樣本對新冠肺炎呈現陽性反應,不過目前仍無證據會透過糞便傳染。 隨著確診患者嗅覺味覺喪失的比例提高,也常伴隨腹瀉的腸胃道症狀,疫情指揮中心已將腹瀉和味覺、嗅覺喪失都列入通報定義;但因腹瀉者相當多,必須同時有相關旅遊史和接觸史才需採檢;味覺和嗅覺喪失者,則可循社區擴大採檢管道,有症狀就可採檢。 5. 心臟及血管:尚無證據可證明 新冠肺炎並非對心臟和血管沒有影響,新冠肺炎病毒容易結合ACE2蛋白。ACE2蛋白並非只存在肺泡內,同時也存在影響全身血壓調整的腎素-血管張力素系統(Renin–Angiotensin–Aldosterone System,RAAS)內,平時有心血管疾病者, 可能因此導致血壓調整更加失衡而增加死亡率,而心律不整者則更加危險,服用奎寧要尤其小心。 6. 免疫系統:重症細胞激素風暴 免疫系統主要保護人體不受細菌及病毒的侵犯或感染,在對抗病原體時,免疫系統會利用適度的發炎反應來應對,但過度的發炎反應會產生大量細胞激素,引發細胞激素風暴(Cytokine storm),這種失控的免疫反應往往會造成器官的損傷及衰竭,嚴重的話會引發敗血症、休克、甚至死亡,對身體傷害極大。輕症治療所使用的第一線奎寧,即是降低過多的免疫反應。

新冠肺炎

日前比爾蓋茲(Bill Gates)預測,在樂觀情況下,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恐怕要到2021年秋天才會結束。疫情終究會有落幕的一天,但這波新冠病毒大流行的終局究竟會如何?何時會結束?相信這是所有人都想知道的問題。面對如此大規模的傳染病,各國都祭出了前所未有的防疫政策,疫情也終於趨緩,雖然台灣在清明節後的疫情也逐漸明朗,而日前指揮官陳時中也指出,雖然台灣的疫情很可能在6月告一段落,不過全球疫情恐怕沒這麼樂觀,以下為您整理的5種可能的疫情走向。 [covid_19] 1. 有效疫苗成功研發 想阻止傳染病流行,最顯而易見的實際方式就是靠疫苗來預防病毒感染,過去不論是流感、麻疹或B型肝炎等曾流行的病毒,都是成功的例子。目前新冠肺炎的疫苗研發之所以如此艱難,就是因為在病毒流行之初,科學家對新冠病毒的了解相當有限,再加上即使疫苗成功研發、一直到量產,還須經過層層關卡,才能安全無虞地使用,學者希望能夠在疫苗研發的過程中有重大突破,來縮短時程,不過根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表示,一般疫苗研發最快可能需耗時18個月,也就是1年半的時間。 然而,根據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4月27日的報導,隨著各國都積極地進行疫苗研發,英國牛津大學(University of Oxford)團隊在疫苗的動物試驗上,獲得了巨大的進展,除了先前的動物試驗中成功證明疫苗對人體無害外,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的科學家,替6隻恆河猴注射牛津大學最新研發的疫苗,並將牠們曝露在大量的新冠病毒中,4週後,所有的恆河猴都未遭病毒感染,顯示疫苗在恆河猴身上成功地抵抗病毒,主導實驗的文森‧明斯特(Vincent Munster)更提到:「恆河猴可以算是最接近人體的試驗對象。」 雖然疫苗在恆河猴上起作用,並不代表在人體能有相同的效果,但仍是相當驚人的進展,進度超前其他研究數個月,牛津大學團隊甚至表示,如果情況順利、疫苗也證實有效,透過緊急條款通過法律核准,最快在2020年9月前,就能生產數百萬劑的新冠疫苗。 2. 病毒突變 停止感染人類 我們都曉得病毒會不斷突變,變得愈來愈有威脅性,不過,過去冠狀病毒也曾有突變至難以再感染人體的經驗,例如同樣為冠狀病毒的SARS,就曾在爆發後,最終突變到難以在人類間傳播。 儘管如此,學者提醒這種狀況再發生的機率可能相對較低。因為SARS在疫情流行的兩年內,總感染人數僅約8000例,但新冠肺炎在不到4個月的時間就感染了近40萬人,傳染力極強,威脅也比SARS大許多。 3. 群體免疫病毒傳播難 群體免疫指的是當多數人都對病毒免疫時,病毒便難以傳播出去。即便以傳播力最強的麻疹為例,如果多數人都對麻疹病毒免疫,那少數的病毒帶原者便難以將病毒傳染給他人。 新冠疫情剛在英國爆發之初,英國政府提出了群體免疫的概念,根據英國獨立報(The Independent)報導,3月時英國政府曾打算讓病毒自然傳播,讓大多數的年輕人自然感染,當全國感染人數超過6成時,病毒就難以傳播,最後達到群體免疫。雖然最後英國衛生部門認為不可行,並表示群體免疫只是傳染病流行的自然產物,不應作為防疫的主要措施。但如果疫情不幸一直持續下去,那麼最後產生群體免疫,可能也是疫情能結束的一種途徑。 4. 病毒流感化 流感之所以沒有新冠肺炎來得可怕,主要就是因為流感屬於季節性的傳染病,通常會在冬天時流行,夏天氣溫變暖和病毒就會死亡,如果新冠病毒也有這種週期性,除了能夠預測病毒的發展,控制疫情也會變得較容易。也因此,包括美國總統川普和許多人都希望,當夏天到來,氣溫升高就能抑制病毒傳播。 然而,專家認為,即使新冠肺炎是季節性的傳染病,單靠氣溫升高一個因素,恐怕還是無法減緩新冠病毒的傳播。美國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esity)也表示:「即使大家期待氣溫、濕度升高或學校停課等因素,能有效減緩疫情的傳播,但光是病毒傳播速度的降低,仍不足以造成顯著的影響。」 5. 病毒持續存在與人類共存 不論病毒流行多久,總是無法感染到所有人,病毒很可能會因此無法根除並繼續傳播,如同每年會發生季節性的傳染病一樣(如登革熱、流感)。不過,人們會找到方式與病毒共存,並能夠找出方式預防,並控制病情,每年都建議接種的流感疫苗,就是最好的例子。 美國傳染病專家夏弗納醫師(Dr. William Schaffner)表示:「我想此次新冠病毒很難被完全消滅,因為它的傳播速度實在太快了。」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簡稱NYU)傳染病學艾普斯教授(Prof. Joshua Epstein)更補充道:「我想病毒的傳染可能有一個規律的循環,我們抓出它的規律,等病毒不再突變後並將它從此根除,但是我覺得病毒無法完全根除的可能性是較大的。」

新冠肺炎

當全球都在應對同一種新冠肺炎(COVID-19,全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俗稱武漢肺炎)病毒,為何東亞地區能把疫情控制得好,而相對的,西方國家的感染及死亡人數卻不斷遽增,這其中有很大的原因涉及所運用科技的資訊安全授權,意指接觸者追蹤(Contact tracing),本文將剖析目前所知關於它於各國的運作模式,提供您參考。 [covid_19] 成為高風險密切接觸者的6種情況 在探討接觸者追蹤之前,我們得先找出新冠肺炎患者的密切接觸(Close contact)者,他們屬於感染機率較高的一群人。根據紐西蘭國家衛生部(New Zealand Ministry of Health)的資料,在病例的感染期間,任何人在無正確配戴個人防護設備(Personal Protective Equipment,簡稱PPE)下,接觸了疑似或確診新冠肺炎患者,都可被列為密切接觸者,以下是您該注意的6種高風險情況。 與新冠肺炎患者有肢體接觸。 與新冠肺炎患者者未保持2公尺社交距離,或是面對面交談超過15分鐘。 未做保護而直接接觸新冠肺炎患者的分泌物,像是打噴嚏。 與新冠肺炎患者待在密閉空間超過15分鐘,如住家、教室、會議室等。 在飛機上,未保持與新冠肺炎患者至少2個座位的距離,或有緊密接觸;若患者者症狀較嚴重,或於機上走動,則全部乘客都可能成為密切接觸者。 照顧新冠肺炎患者的醫護人員,或者實驗研究員在未做好保護措施的情況下,運送或研究新冠病毒樣本。 接觸者追蹤需政府與人民共同支持 事實上,只要分析東亞國家在面對疫情所抱持的態度,我們就可以了解,接觸者追蹤這種方法之所以行得通,要歸功於國民有集體主義(Collectivist)的思想,加上政府積極運用醫療科技蒐集病毒資料,兩者的無間配合才能使疫情受控制。簡單的說,接觸者追蹤讓醫療人員可以很快地找到密切接觸者,並告知他們可能遭受感染,有必要則馬上進行隔離程序。 一般在診斷接觸性傳染病(Contagious disease)時,醫師首先會詢問患者過去一週所接觸的人,來確認病毒的傳染程度及媒介,但此方法仍有缺失,因為它只能憑患者記憶所述得知,況且大多數人往往不會留意幾時幾分去了哪,或跟誰有交談互動等日常生活細節,所以手機應用程式和科技數位架構就變得至關重要了,政府可以藉由手機藍牙裝置追蹤,並用簡訊通知曾與新冠肺炎患者接觸的民眾,提醒其儘早就醫診斷。 各國抗疫方式不同 藍芽科技有助追蹤 台灣目前正使用過去發生SARS(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全名為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事件所制訂的健康管理系統,加上定時用電話確認居家隔離者不四處趴趴走;南韓則有人開發一款應用程式,使用者可得知半徑100公尺內新冠肺炎患者,以避免前往該區域;香港於所有國外入境者強制隔離14天,並配上手環限制行動。 雖說如此,基於濫用資安的犯罪風險,以及國民對隱私權的要求,以上的控制疫情方法不見得適用於歐美國家。不過在美國,Google和Apple正計畫與地方公共衛生署合作,研發一個跨平台的接觸者追蹤藍牙科技,以便更仔細和有效的掌握疫情流向,並且告知民眾採取適合的措施。 藍牙識別密碼匿名 且定期更換 正常的藍牙晶片會持續向藍牙裝置發出無線電波(Radio wave)訊號,即使您沒按下「確認連結」,它也會有所紀錄,隨著時間過去才會自行刪除,但接觸者追蹤的藍牙卻是不同,它並不會自動刪除。 但民眾請放心,接觸者追蹤藍牙所發出的訊號只是一串含糊的字碼,並附上時間標記,它不含使用者的個人資料,所以就算被人看見也不會構成犯罪動機。以手機為例,每個手機藍牙都有個別的識別密碼,且於每幾分鐘就會換一串新的,當與另一個手機藍牙有了接觸,它們就會互換識別密碼,所有作業流程都不會上傳至雲端或線上伺服器,僅存在手機裡。只有一個特例,假設您不幸被診斷感染新冠肺炎,醫院就有權把病人手機的識別密碼傳送給所有曾互換此密碼的使用者,幫助對方採取相對的保護措施。 根據Google和Apple的最初規劃,此藍牙科技並不會要求全球定位系統(GPS)授權,而是運用藍牙近距數據(Bluetooth proximity data),應用程式的開發將交由公共衛生署或其他公司,更多細節有待程式公布後再考察。

新冠肺炎

因應新冠肺炎(COVID-19,全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俗稱武漢肺炎)疫情的影響,不少人被迫在家上班,政府也呼籲民眾盡可能待在家,或者採取鎖國和行動管制等行動。同時,它也意味著夫妻能享有更多「兩人世界」的時光,可以好好培養愛愛生活,但事實真是如此嗎?本文將剖析夫妻在行動管制下的性愛生活之影響。溫馨提醒,愛愛是兩個人的事,你情我願當然沒問題,但若對方備感壓力或不願意,考慮做一些能讓彼此放鬆的活動才是上策。 [covid_19] 疫情期間愛愛 每人想法各不同 每個人對疫情的想法和反應都不盡相同,這當然也包含性慾的高低起伏,有的人因為生活和經濟壓力,所以不想做愛;有的人卻想藉著性愛,把心裡的壓力都釋放出來。根據美國全國廣播公司新聞(NBC News)的線上調查,在10,775投票者裡面,有23%的人認為新冠肺炎疫情對其性愛生活有正面影響;28%表示中立;49%持負面看法。 但即便如此,我們仍舊無法斷定哪一種行為反應為最普遍,非營利組織性健康聯盟(Sexual Health Alliance,簡稱SHA)創辦人希瑟·麥克弗森(Heather McPherson)解釋,目前還沒有一個能測量人在應對疫情的性愛生活影響方針。我們能做的只有釐清內心隱藏的焦慮及複雜情緒,性愛治療師稱之為性愛的雙重控制(Dual control model)測量準則,亦是透過分析其興奮過程(Excitatory process)和抑製過程(Inhibitory process),其中包含許多不確定因素,像是自己和家人的健康、工作調整、經濟影響等等,讓人比較沒有「性趣」。 壓力大更不想愛愛 夫妻要學獨處 對大部分人來說,焦慮往往就是問題所在,壓力會讓他們更不想做愛,因為光是要調整生活及工作,還有照顧家中小孩和長輩,就每天都忙得喘不過氣了,哪裡還有心思愛愛?且當一個人的焦慮晉升到某種程度,亦足以抑制任何性慾和渴望,可留意的症狀包括對性愛覺得羞愧、女生擔心自己的身體無法滿足對方、男生害怕無法勃起,以及擔憂懷孕或染性病(Sexually Transmitted Diseases,簡稱STDs)等等。 另外,有些人以為跟另一伴永遠膩在一起絕對很美好,但其實不然,在婚姻這種長期關係當中,過多的親密反倒會成為性愛的絆腳石,有的人甚至會對這樣形影不離的關係感到恐懼和冒犯。比利時情侶心理治療師埃絲特沛瑞爾(Esther Perel)說:「我們很常認為性愛問題出自於缺少親密,但或許是因為太多的身體連結,導致性愛失去了它該有的自主與自由。」 愛情不是只關乎委身,還要有「自主」的權益,夫妻共處與自己獨處同樣重要,太多獨處無法讓彼此有連結;但若給予太多的連結,就會漸漸失去個體的獨特性,正因為兩個人有不同的想法,才有溝通的必要性。換句話說,暫時的分開或獨處是親密關係的關鍵,有的夫妻也會商議先各自返鄉,一方面藉此機會好好享受跟原生家庭的時光,另一方面則讓彼此有喘息和充電的空間。 夫妻要注意的4種疫情危機 1. 害怕自己、伴侶或家人受新冠病毒感染,而間接造成心理距離。 2. 夫妻對疫情的嚴重程度可能持不同看法,且由於在家的時間變長了,彼此幾乎可以24小時觀察對方有否做好自我防疫。倘若看見對方沒有認真看待防疫條規,有的人甚至會感到害怕或生氣。此外,恐懼也常常會使脾氣一觸即發。 3. 面臨在家上班、照顧小孩、做家事等生活調整,身體加倍感到疲勞。如果夫妻沒有事先溝通和分工,可能會因此起爭執。 4. 暫時得跟父母或親戚同住的夫妻,或許需要一段磨合和適應的時間。 有的人照常過生活且性慾加增 當然,也有不少人對此疫情抱持樂觀和平常的心態,他們依然能順利採購到口罩和生活用品,且因為不用到公司上班,不僅能省去坐車通勤的時間,還能避免開會或商業聚餐等瑣事。 另外,有的夫妻對性愛的慾望反而愈來愈大,尤其是那些還沒有孩子或育兒打算的,因為在行動管制期間,除了工作以外,剩下都變成兩個人的親密時光了。 但除了無聊所以做愛,還有另一種說法是,人因恐懼死亡等強烈情緒,而進入性興奮(Sexual arousal)狀態,這也叫做「末日性興奮」(Apocalyptic hornies)。事實上,這不是什麼新鮮事,因為它只是人性幻想(Sexual fantasy)和性物化(Fetishization)眾多分類的一種而已,其它還有偶像名人、遊戲角色,以及各種制服和角色扮演等等。 刺激轉移讓愛愛更加分 您可能會問,為何能威脅性命的病毒會挑起我們的性慾?這是因為像恐懼死亡這種強烈情緒能激起人體的生理反應,使其達到緊繃狀態,造成心率、呼吸和血壓遽升,讓性刺激強化,此過程也被稱為刺激轉移(Excitation transfer)。 這也是為什麼古人說「床頭吵床尾合」,也有人說吵架後做愛是最棒的性愛,因為剛吵完架,彼此的情緒都處於亢奮階段,這能加深性愛過程中的性反應,與刺激轉移有異曲同工之妙。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雖然帶給了我們的生活諸多不便,干擾了本來已經安排好的行程,但若往好的層面想,它也考驗了我們危機處理的反應能力。您也可以趁機觀察另一伴的行為和反應,不過更重要的,就是保持鎮定和感恩的心,相信我們都可以度過這一波困難的。

新冠肺炎

當我們正忙著為新冠肺炎(COVID-19,全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俗稱武漢肺炎)做身體上的防疫準備時,也千萬別忽略心理健康的重要性,特別是因疫情而被迫在家上班的人更要注意。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DC)提醒,疫情爆發或許會讓人感到非常有壓力,但這些情緒變化都屬正常的反應。本文將介紹3招調適心情的方法與態度,幫助您以健康的方式,正向處理疫情帶來的壓力,一起來看看吧! 1. 承認內在情緒並正確表達 要成為心理強壯的人,首先我們需要承認和接納內在的真實情緒。根據美國精神醫學學會(The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簡稱APA)的研究,適應障礙症併發憂鬱情緒(Adjustment disorder with depressed mood),可能發生在任何一個在過去90天內經歷過生活重大事件的人身上。而由於現在全球新冠肺炎的疫情,許多產業停止運作、學校停課,再加上感染和死亡人數不斷增加,雖然台灣目前算是很安全,但看見世界各國的鎖國情勢,相信我們情緒或多或少都深受影響。 面對這疫情風暴,您不妨花點時間檢視自己的心情,試著對自己說出內心的真實感受,雖然一開始看似尷尬,但這是必要的,只要每天反覆練習,久而久之就會變得自然了。不管您是在腦中默想,或是開口說出來,都對心理健康有莫大益處,而中間的訣竅就是把那個正在困擾您的情緒正確地表達出來。舉例來說,當一個傷心的人能說出「我很傷心」時,進而就能幫助他自己去釐清造成傷心,以及產生情緒的理由,亦能大幅減輕心中壓力。 但有時候,我們心裡所想的未必就是真理,尤其在疫情緊張的混亂下,腦中會無意識產生很多謊言和災難性的幻想。而如果您發現自己陷入了胡思亂想,其實可以利用反向的角度去駁回這些謬論,並一一列出所有根據,這樣做能幫助您回歸理性思考並穩定情緒,以做出最明智的決定。 另外,在情緒較差的狀況下,人往往會做不耗能量的事,像是看電視或滑手機,但這不見得會讓心情變得比較好。因此,建議做些可以讓您心情放鬆的活動,但仍要記得保持良好的社交距離,或許一個人能完成的興趣是不錯的出發點,像是做手工和閱讀。 [covid_19] 2. 設定擔憂時間和10分鐘法則 世上誰沒有擔憂之事?只要人與人彼此有連結,我們就會因為在乎關係而擔憂對方,而為解決過度擔憂的心理狀況,設定「擔憂時間」(Worrying time)是個不錯的方法。這想法看起來可能很突兀,但按照美國伊利諾大學芝加哥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Chicago,簡稱UIC)臨床心理學的研究,分配一些時間來擔憂,證實能有效降低憂愁和焦慮,且還能幫助提升白天專注力,但請將時間限在15分鐘以內。 擔憂時間的形式可依個人喜好做調整,冥想、寫日記、有個伴傾聽說話,都是合宜的,但請盡可能找個固定的時間和地點進行。當時間到了,就停止擔憂作業,然後去做別的事,直到下一次的擔憂時間到了,再回來繼續。倘若您在其他時間也會擔憂,請務必提醒自己擔憂時間還沒到,再忍耐一下,把擔憂事項只留在擔憂時間中處理。 另外,疫情期間難免有工作和生活的調整,在沒辦法繼續堅持下去的情況下,建議給自己訂下10分鐘法則,因為開始往往是最難的階段,只要咬著牙撐過前面幾分鐘,通常後面就會愈來愈順手了。而若盡力了也無法如期達到目標,請不要過分自責,因為在疫情緊張時期,我們內心可能都充斥著許多複雜感受,這都會影響專注力,或許您可以問自己:在戰亂時,工作仍有效率是合理的嗎? 按照馬斯洛需求層次(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我們現在正處於最底兩層,亦是身體和安全的需要未被滿足,所以人在這樣的困乏中,會對追求自尊和自我實現感到心有餘而力不足,這也是正常的。 3. 與人保持密切聯繫且樂觀面對 社交距離(Social distance)不等同社會隔離(Social isolation),兩者差距甚大,我們可以遵守隔離秩序,但依然和朋友家人保持密切聯繫,這尤其對新冠肺炎病人及其家屬非常重要,千萬別讓孤獨寂寞吞噬他們。自疫情擴散至全球,網路上出現了很多好現象,像是為第一線的醫護人員加油的影片、民眾待在家的有趣畫面、公司進行線上會議等等,病毒雖然可怕,但若往好的方面想,它也讓世界的人更團結了,不是嗎? 當然,每個人對關係的需要不盡相同,內向人格的人(Introvert)較自在於小團體的社交互動,即使是線上群組聊天也不喜歡太多人;外向人格的人(Extrovert)卻喜歡大群體一起熱鬧,愈多人他們就顯得更活躍。但不論您是內向或外向者,都要盡可能避免跟思想負面的人在一起,特別在疫情如此緊繃的時刻,他們的種種發言和行為可能只會讓您變得更加消極和沮喪;相反的,我們需要跟隨及仿效心理健康的領袖,他可以是家裡的父母,或是各國在處理疫情的國家領袖和部長。 看見世界許多人因疫情而死,我們心中或許都會覺得希望渺茫,但只要抱持樂觀正面的態度面對,就不至於落入絕望,畢竟它終會有結束的一天。在這關鍵時刻,你跟我需要做的是專心做好自己本分,包括配合政府的防疫條規、勤洗手,可以的話就先別四處趴趴走,好好在家享受和家人的天倫之樂。 此外,我們也可以在有能力的範圍內,把多餘的物資捐助給有需要的人,或是對身邊的人釋出一點善意,相信一個問候、一句感謝都足以帶給他人一絲希望,而只要每個人都這麼做,相信我們會更有力量面對每一天。

新冠肺炎

在新冠肺炎(COVID-19,全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俗稱武漢肺炎)疫苗尚未研發成功之前,我們所能做的就是盡可能的避免病毒入侵體內,除了戴口罩防止病毒進入呼吸道之外,洗手則能避免在觸碰臉頰時,將病毒帶入眼睛、鼻孔或嘴巴的黏膜。 但您能想像約200年前,人們其實都不洗手的嗎?本文將帶您了解洗手的重要性,洗手在歷史上的發展,一個正確衛生觀念的建立可是經過重重考驗呢! [covid_19] 洗手的重要性 人類仰賴雙手進行各式活動,因此手部很容易殘留各種細菌,若我們沒有經常洗手,手上的細菌可能會經由揉眼、搓鼻子或吃東西等動作入侵人體,引發各種疾病,像金黃色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 aureus)這種經常存在於皮膚表層的細菌,就能經由洗手減少其入侵人體的機會。 根據美國衛生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DC)所提供的資料顯示,勤洗手可以讓免疫系統較弱者的腹瀉發生率降低23~40%,降低呼吸道疾病發生率16~20%,足見勤洗手是維持健康生活的不二法門。 在疫情尚未結束的現在,面對沒有疫苗的新冠病毒,勤洗手更是百利而無一害,記得運用洗手7字訣,內、外、夾、弓、大、立、腕,以徹底清潔雙手。 19世紀的產褥熱因勤洗手而降低機率 19世紀的時候,雖已經可見現代醫學的雛型,但普遍衛生觀念仍在建構中,不只一般老百姓,連醫師都沒有發現洗手可以有效避免細菌感染,降低罹病機率。雖然我們都已經知道,手上所沾附的細菌可能引發各種疾病,不過在那個年代,對於細菌的知識仍未普及,而最早讓人認知到洗手可能有所幫助的事件,來自於產褥熱(Puerperal fever)的高發生率。 當時一位匈牙利醫師伊格納茲.塞麥爾維斯(Ignaz Semmelweis),對產褥熱的高發生率產生好奇並進行相關研究,結果發現產婦到醫院給男醫師接生的產褥熱發生率,比起給女性助產士接生高出了5倍。在尋找產褥熱的發生原因過程中,塞麥爾維斯曾懷疑產婦分娩姿勢可能引發產褥熱,甚至猜想產婦死亡時,進入病房搖鈴的牧師,可能讓其他產婦感到緊張和害怕而造成產褥熱,不過很快他就發現這些都不是真的原因。 就在塞麥爾維斯陷入瓶頸的時候,他偶然發現一位醫師的死亡原因跟產褥熱相似,因此推斷產褥熱並非只發生在產婦身上。實際上,產褥熱就是一種細菌進入產道、引發感染的症狀,而該位醫師的死因,則是因為解剖屍體時,不慎刺到手指,引發感染的緣故。 這2件事看似沒有關聯,但關鍵在於助產士並不需要解剖屍體,因此塞麥爾維斯懷疑醫師解剖屍體後,雙手沾附的「屍體顆粒」是引發產褥熱的罪魁禍首。為了證明這件事情的正確性,他要求同事們都要使用氯(Chlorine)清洗雙手,而果真如其所想,該診所的產褥熱案例大幅下降。 洗手觀念推展曾面臨困難 發現洗手的奇效之後,塞麥爾維斯開始呼籲洗手的重要性,但是不僅成效不佳,甚至還失去了自己的工作。其原因可能得歸咎於他的過度自信,將醫師未清潔的雙手視作主要,甚至唯一的感染途徑,使得很多醫師無法接受他這種想法,更不認為自己有可能是造成產褥熱的原因。 此外,前面提及在由醫師接生的案例下,造成產褥熱是助產士接生的5倍,不過這並不代表不讓醫師接生就能避免產褥熱,仍有其他產後細菌的感染途徑。 很遺憾地,即便塞麥爾維斯成功地讓產婦死亡率降低,醫界仍不願接受他的「洗手理論」,而原本使用氯清洗雙手的策略也隨之停止。諷刺的是,塞麥爾維斯最終死於細菌感染引發的敗血症,也正是他所希望避免產褥熱的症狀之一。 手部清潔的重要性逐漸獲得認同 所幸,在塞麥爾維斯死後2年,喬瑟夫.李斯特(Joseph Lister)成為洗手理論下一位推廣者,他不僅重視手部清潔,也認為手術器具的消毒有其必要性,他的行為大幅降低細菌感染引發敗血症(Sepsis)的機率。 即便手部清潔推廣仍有阻力,但到1870年代時,許多醫師都已經認同並接受洗手的重要性。隨著浴室逐漸變成每個家庭的標準配備,以及各種公共衛生設施的設立,包括洗手在內,普羅大眾的衛生觀念才逐漸建立。

新冠肺炎

人體所有器官之中受到新冠肺炎(COVID-19,全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俗稱武漢肺炎)影響最大的就是肺臟,重症的病人可能會有呼吸衰竭的現象,也可能會引發急性呼吸窘迫症候群(Acute Respiratory Distress Syndrome,以下簡稱ARDS),而需要搭配呼吸器治療。ARDS是目前新冠肺炎病例常見的併發症之一,對維持病患的生命有相當程度的威脅性,但如果人體器官能在嚴重受損前恢復正常,病人還是可以痊癒的。本文將為您介紹造成ARDS的原因、症狀和治療方式。 根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分享的即時數字,截至4月28日全球已有超過304萬人確診新冠肺炎,其中211,167人死亡。根據美國醫學協會(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出版的《美國醫學會雜誌》(JAMA Internal Medicine)的統計,在所有確診人數中,約有80%的人是屬於輕症,因出現中度或重度症狀而需要住院的人當中,超過40%的患者出現ARDS的症狀,而所有ARDS確診病患裡,有50%的人不幸死亡,ARDS帶給病患的風險不容輕忽。 [covid_19] ARDS常為疾病或症狀的併發症 在柏林定義(Berlin definition)中,ARDS的急性(Acute)指的是發病時間在7天之內,但通常大多數患者在暴露於危險因子後的72小時內,就會發展出ARDS。這些危險因子包含了肺炎(Pneumonia)、非肺因性敗血症、吸入胃內容物、創傷、肺挫傷(Pulmonary contusion)、胰臟炎(Pancreatitis)、吸入性傷害、嚴重燒傷、非心因性休克、藥物中毒、輸血引起的肺損傷、肺血管炎(Pulmonary Vasculitis)和溺水。此外,ARDS一般為其他疾病的併發症,以下5種人最容易出現ARDS的狀況: 65歲以上的老年人。 慢性肺病患者,例如患有氣喘(Asthma)、肺高壓(Pulmonary hypertension)、慢性阻塞性肺病(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簡稱COPD)和間質性肺病(Interstitial lung disease)等疾病的人。 過去有酒精成癮或菸癮的人。 出現毒性休克症候群(Toxic shock syndrome,簡稱TSS)的病人。 有肝衰竭(Liver failure)的病人。 肺臟受損5原因 根據美國肺臟協會(American Lung Association)的說明,造成ARDS的主要原因是肺部的微血管受損,導致血管中的液體漏到肺氣囊中。肺氣囊原本的功能是允許氧氣進入,並排出血液中的二氧化碳,而氣囊若是充滿了液體,血液就會缺氧,並損害肺臟甚至其他重要器官,例如腎臟和肝臟等。其他會讓肺臟受損的原因可能有以下5種: 吸入有毒物質,例如鹽水、化學物質和菸。 嚴重的血液感染。 肺部嚴重感染,例如肺炎。 胸腔或頭部因車禍或體育競賽等事件受到重傷。 施打過多鎮靜劑或三環抗鬱劑(Tricyclic antidepressant)。 ARDS的症狀 當肺部的氣囊累積過多液體就會引發ARDS,接著造成人體血液中含氧量降低,或是二氧化碳量的增加,然後體內器官就會缺氧,最終導致器官衰竭,以下列出一些ARDS的症狀提供您參考: 乾咳。 發燒。 頭痛。 呼吸急促。 肌肉疲勞、全身虛弱。 低血壓(正常血壓值為120/80 mmHg)。 脈搏頻率過快(正常1分鐘為60~100下,1分鐘若高達250下則為過快)。 皮膚或指甲變色。 精神錯亂。 3種方式檢測ARDS 若懷疑身邊的人出現ARDS的症狀,請您立刻呼叫救護車,因為ARDS屬於醫療緊急狀況,即早發現、即早醫治才有可能幫助患者脫離險境。由於目前的醫療技術沒辦法透過單一項目就驗出ARDS,因此醫師需要透過幾項不同的檢測方式,才能確認患者是否出現ARDS。醫師通常會先測量血壓,以進行簡單的身體檢查,再配合以下3種檢測方法做確認: 醫學影像:胸部X光或X射線電腦斷層掃描(X-Ray computed tomography,簡稱X-CT)。 檢體化驗:自手腕血管抽取的血液可以檢測血液氧濃度,還可以測貧血(Anemia)。另外,口、鼻、咽喉的分泌物也都可以檢測ARDS。 心臟檢測:由於ARDS的部分症狀和心臟病相似,所以醫師可能會要求病患做心電圖或心臟超音波檢測。 低血壓和血液含氧量低都是ARDS的症狀,所以醫師會對照心電圖或心臟超音波檢測的結果,排除與心臟相關的疾病的可能性,如果胸部X光或X射線電腦斷層掃描圖,顯示肺部氣囊出現積水的話,那麼便可以確認患者有ARDS。除此之外,有的醫師還會進行肺切片以排除ARDS以外的肺部疾病的可能性,但這項檢驗方式很少使用。 治療ARDS的5種方法 一旦確認患者的病情已發展出ARDS的症狀,就要馬上進行治療,以免血液中含氧量過低造成其他器官衰竭,導致病人死亡率提升。治療ARDS的基本守則就是確保病人吸入足夠的氧氣,方法有以下5種: 呼吸器治療:雖然病人需要氧氣,但氧氣過多也會傷害到肺部,所以搭配呼吸器是最好的方法,特別是機械式呼吸輔助(Mechanical ventilation),它不僅可以供給氧氣,還可以排出肺氣囊一部分的積水。 俯臥通氣(Prone ventilation):正常人在俯臥的時候,肺部血液的灌流範圍會比仰臥時更平均。因此,ARDS患者在俯臥時,肺部會將血液灌往通氣較佳的肺泡,這樣有助血液含氧量上升。在實施俯臥通氣時,約需要3~4位醫護人員幫助患者翻身,其中1位必須為呼吸治療師,以防翻身的過程中氣管滑出,需要重新插管。 施打鎮靜劑或其他藥物:施打鎮靜劑多半是為了減緩呼吸急促或是避免病患精神激動(Agitation),其他藥物例如止痛劑,則可以減輕病患配戴呼吸器的痛苦。施打抗生素的目的,在於避免病人受到感染,而血液稀釋劑可防止肺部或腿部形成血栓。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