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傳染病

人體是各種微生物的家,它們雖然通常是無害的,但在某些情況下,可能會是影響我們和旁人健康的傳染病成因。 在這個類別,你可以搜尋所有與細菌、病毒、真菌、寄生蟲引起的傳染病的介紹。

基礎知識

傳染病

COVID 疫情最新消息、不斷更新資訊 台灣本土感染自諾富特案群聚案後不斷延燒,Hello 醫師在此整理疫情相關的最新消息以及注意事項,提醒民眾一定要做好防疫:「外出全程戴口罩、沒事不出門、不在外用餐及聚會」。(建議閱讀:COVID 確診、接觸到新冠確診者怎麼辦?指揮中心給 SOP) 至 5 月 28 日止。雙北三級警戒區之所有休閒娛樂場所包括健身房、電影院、KTV 等都將關閉,請民眾多留意,更多防疫措施請參考衛福部疾管署新聞稿,或地方政府之規定。(各縣市也都陸續宣布準三級防疫,請民眾遵守外出全程戴口罩等相關規定。) 自 5 月 19 日(三)起至 5 月 28 日(五)止,全國各級學校及公私立幼兒園停止到校上課,且兒童課後照顧服務中心、補習班等各類教育機構亦同時配合停課,請所有學生停止前往在家學習。 新冠肺炎最新消息、每日更新確診人數 Hello 醫師更新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發布新聞稿,每日提供民眾最新資訊。 5 月 18 日 - 今日新增 240 例本土、5 例境外,另新增 2 例死亡,其中臺北茶藝館88例、萬華區活動史 67 例、某社團相關群聚 2 例、進香團 2 例、宜蘭遊藝場 1 例。群聚關聯不明 51 例、疫調中 29 例。 5 月 17 日 - 今日新增 335 例 COVID-19 確定病例,分別有 333 例本土(案 1684 至案 2016)及 […]

探索更多傳染病主題

新冠肺炎

到 2020 年 4 月 5 日止,新冠肺炎(COVID-19,全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俗稱武漢肺炎)在全球已超過 121 萬人確診,182 國遭到侵襲,六萬六千多人死亡(註1)。不少國家在這一波無可避免的疫情中,陷入社區危機,並且陷入資源大量耗用,因此社區防疫愈顯重要,而約莫在 3 月 10 日,義大利已經發布全境封城的訊息。 新冠病毒粗分為 L 型與 S 型 根據中國武漢專家在大流行期間的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按照核酸序列,粗分為 L 型與 S 型,L 型佔 70% 且症狀較明顯,是造成武漢初期大量死亡的可能原因,S 型佔 30% 而症狀較輕微,也就是目前可能的無症狀感染者的來源。 總體而言,L 型在警戒心較強,考驗衛生體系可否即時有相對應的隔離措施,則可以阻絕感染的擴散,然而在第二波全球大流行的過程中,S 型可能才是主要,正因為是它的特性是症狀輕微,而更難被第一線人員及民眾警覺而防範,包含無症狀感染者與周遭的人共同生活,失去戒心之下「船過水無痕」的接觸或飛沫感染,所以考驗的不再是隔離政策,而是全民衛生習慣,包含洗手以及在正確時機戴口罩,還有公共設施與社會制度的防疫設計。 但是以台灣目前的經驗,因為超前防疫奏效,阻絕症狀明顯的 L 型,社區感染則可能是以 S 型為主,死亡率相對低,目前全球死亡案例發現,多為超過 50 歲成人與多重慢性病長者,還有抽菸史的族群死亡率較高,可顯見對於特定族群有一定攻擊能力,可能是病毒 S 蛋白親和人類肺泡修復性ACE2蛋白所致,對慢性病族群的負擔尤其高。 如果衛生決策者把新冠肺炎當成流感,這並不確實,也是加大社區傳播的風險,世界衛生組織(WHO)已經公布流感與新冠肺炎的不同,其中最重要的是,新冠肺炎的治療主軸為支持治療,亦依靠實驗室Real time PCR(註2)確診,而消耗大量醫療動能、以及增加病人確診前的時間差,與繼續感染他人的風險。因為目前快篩試劑、抗原追蹤、疫苗都還在研發階段,要經過很嚴格的認證過程直到基層醫療體系可以普及使用時,早就過了疫情的高峰非常久了,整套治療指引發展完成並適合國家醫療體系使用時,它也不再是「新興」傳染病。 對慢性病族群與醫院型態的負擔 整合醫學科的特色,是特別注重基層照護病患上的策略整合,避免無效、浪費與有害的醫療,這在老年與慢性疾病族群上特別明顯,不論傳染病或非傳染病。 不管是在已開發國家高齡社會慢性病人口增加,或是開發中國家慢性病年輕化的現象,為了減輕醫療資源的耗用,我們會鼓勵分級,增加基層社區機構的自治與守門功能,並強調向下轉銜照護,避免過度濫用醫學中心、不必要的高端醫療造成制度與病人本身的負擔。 但是新興傳染病的防疫會打破這個法則,首先,它需要高度上至下(Top down)控管、製作統一標準的政策。再者,基於基層如診所或小型地方醫院,其建築設計與應對能力面對防疫需求,不若大型建築的醫療機構能做到提前分流以減少其他病人風險,求診會被指定以建築與資源都有優勢的大型機構為優先。最後,如果該國的大型醫療機構是以綜合醫院為主,更是增加困難,院內病人即便分流也有無可避免交叉感染的風險,以上將影響到非此次新冠肺炎的原本慢性病族群,並延後他們的治療,無可避免大量資源將遭到耗用。 況且面對新興傳染病,快篩試劑與抗原檢測還沒整個分配下來,由於區域醫院體系送檢體至指定實驗室,比送到醫學中心有更長的等待時間,危險程度是不亞於醫學中心的。 「跳島戰略」與「分艙分流」的準備 在台灣的SARS(註3)經驗培養出的觀點,封城不具效益,因為得知消息者會提前離開封城區域,而造成更大規模的傳染,台灣所應對的措施除了成功的社區自主健康管理,醫院設施間是專責醫院與轉銜系統構成的「跳島戰略」,對醫院內則是「分艙分流」,確實精細運用醫療資源處理好每一個病人。 圖表1:台灣超前部署流程示意,確診病患將進行分流管理與專責醫院,這轉診系統被稱為跳島戰略。然而在未確診的疑似病人則有很大的彈性,前期可以集中管理,隨著疑似案例數增加,則政策上需要考慮回歸社區管理,所以內科病房與社區醫學的體系整合,就相當重要。 可以的建議是,以台灣在 2003 年 SARS 和平醫院事件之後建立的制度,規劃各區在新興傳染病期前就準備好專責醫院,專門性接納這樣新興傳染病的病人集中管理,這不是只有傳染病,任何公共衛生災害造成的大量傷患都適用,而且適當劃定區域的專責醫院,有助於即時計算適用床數與人力,也準備好病人轉送的轉銜的「跳島戰略」。 「分艙分流」則是院內管理最重要的一環,由於無法排除新型冠狀病毒空氣傳播,篩檢發燒站外推至醫院急診之外是第一部提前分流,對醫院內呼吸道傳染疾病的病人與其他病人的動線區隔,還有疑似病人病房盡量一間的處理,都是大大降低院內交叉感染的機會。   圖表 2 與 3:因為超前部署,降低疫調負擔,並採行有效的分流管理,不會導致台灣在 2003 年 SARS 的覆轍。台灣在 SARS 的經驗,境外案例三週內隨即帶來境內確診巨大的影響,而在今年 COVID-19 […]

蚊蟲叮咬感染

夏秋正好是蚊蟲活動的旺季,也是蚊蟲叮咬傳染病特別容易盛行的時候。近期除了新冠病毒,美國也盛行西尼羅病毒(West Nile Virus),也稱作西尼羅熱,類似台灣的登革熱(Dengue fever),雖然台灣還沒有西尼羅病毒的案例,但無法完全排除病毒入侵的可能性,本文將介紹西尼羅病毒的傳染途徑、症狀及預防方法。(同場加映:夏天常見 7 大疾病(上):蚊蟲叮咬的傳染病) 認識西尼羅病毒 西尼羅病毒是一種單股 RNA 病毒,和登革熱一樣同屬第二類法定傳染病,指的是發病的通報時限必須在 24 小時內,且必要時病人需到指定的隔離治療機構進行隔離。西尼羅病毒最早的人類感染案例出現在 1937 年,於烏干達一位發燒的婦女身上發現,主要流行地區在非洲的部分地區、中東地區及美洲。(更多單股 RNA 病毒相關文章:從伊波拉到新冠~瑞德西韋如何作用) 西尼羅病毒的傳染途徑 西尼羅病毒為人畜共通傳染病,傳染媒介以蚊子為主,包含白線斑蚊、埃及斑蚊、白肋斑紋、尖音家蚊及熱帶家蚊。當人類、鳥類或其他哺乳動物(主要是馬)已經受病毒感染時,蚊子吸取還有病毒的血液後,病毒會在蚊子體內繁殖,存在於蚊子的唾液腺內,再經由蚊子叮咬傳染給其他動物,所以人類、家畜和鳥類並不會因為彼此直接接觸而感染。(推薦閱讀:夏天蟲蟲危機!蟑螂、蒼蠅等居家常見蟲類介紹) 西尼羅病毒可能入侵台灣的傳染途徑有三種,分別是: 候鳥:冬天有從西伯利亞來避冬的候鳥、夏天則有印度飛來避暑的候鳥,西伯利亞和印度都是西尼羅病毒的疫區,當身為帶原者的鳥隻遭到本地的蚊子叮咬後,就可能傳染給本地其他動物或人類。 未經檢疫走私進口的動物:帶有病毒的鳥、馬,若經由非法管道入台,一樣有可能藉由蚊子叮咬傳染給本地的動物或人類。 病媒蚊:已經感染的病媒蚊也可能飛進船艙、飛機艙等進入台灣,再經由蚊子叮咬傳染給本地的動物或人類。(同場加映:疾管署呼籲:4招預防屈公病疫情擴大) 西尼羅病毒潛伏期及症狀 根據美國的統計資料,當被帶有病原的蚊子叮咬後,通常約有 80% 的感染者不會出現任何症狀,在經過 3 至 14 天才有可能會出現症狀,不過症狀也有輕微和重度之分:約有 20% 的人會出現輕微症狀,包含發燒、頭痛、嘔吐、拉肚子、全身痠痛或疲憊、皮膚癢等;另外約有低於 1% 的感染者會影響中樞神經系統,症狀包含發高燒、頭痛、脖子僵硬、神智不清、昏迷、顫抖、抽搐、肌肉無力、呼吸衰竭、麻木、癱瘓、腦炎(Encephalitis)或腦膜炎(Meningitis),嚴重者需要住院治療。 預防西尼羅病毒6大原則 目前美國市面上只有馬匹使用的西尼羅病毒疫苗,人類的疫苗仍在開發中,因此,避免西尼羅病毒感染的最有效方法就是避免被蚊子叮咬,以下提供六大防蚊原則: 戶外活動應使用防蚊液。 蚊子最喜歡活動的時間是傍晚和凌晨,如果這段時間要外出,建議使用防蚊液並穿長袖、長褲,或是穿淺色衣服。 避免在夏秋之際前往衛生條件差的城市,或是下水道設施不足的區域旅遊。 確保家中的門窗有完好的紗門紗窗,將蚊子擋在室外。 倒乾花盆、桶、罐中的積水,在廢棄輪胎鑽排水孔等,避免蚊子孳生。(推薦閱讀:夏天常見 7 大疾病(上):蚊蟲叮咬的傳染病) 經常給寵物換水,如果飼養鳥類也要每週幫鳥類沐浴池換水 另外,美加地區從 2003 年開始針對捐血人檢測西尼羅病毒,並且已經陸續發現數起經由輸血感染西尼羅病毒的案例。因此衛生福利部參考歐洲及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的作法,為了防範輸血感染西尼羅病毒,只要從西尼羅病毒流行區離境日,就必須暫緩捐血一個月,以保障受血者安全。(推薦閱讀:614 世界捐血日!捐血好處和注意事項看這裡)

蚊蟲叮咬感染

一說到炎炎夏日,你的腦海裡浮現了什麼呢?大概是陽光、海浪、沙灘吧!每到夏天就有很多人出門遊玩,但台灣高溫又潮濕的氣候,適合蚊蟲和病菌繁殖,進而潛藏一些疾病的風險。台灣常見的疾病大致可以分為 2 類,一類是蟲媒傳染病,例如恙蟲病、登革熱及日本腦炎等,而另一類是腸道傳染病,本文將介紹蟲媒疾病的症狀及如何預防。 恙蟲病 恙蟲病(Scrub Typhus)的病媒為恙蟎,宿主以囓齒類為主,此外,恙螨還會停留於草叢中,攀附到經過的動物或人類身上,被恙蟎幼蟲叮咬會經由唾液感染立克次體(Orientia tsutsugamushi)。恙蟲病潛伏期約 6~21 天,症狀包含持續性高燒、頭痛、背痛、惡寒、盜汗、淋巴結腫大,叮咬處出現無痛的深色痂皮(Eschar),或稱焦痂,1 週後皮膚出現紅色斑狀丘疹,有時會併發肺炎或肝功能異常。雖然恙蟲病不會直接人傳人,但如果沒有適當治療,死亡率可高達 60%。 預防恙螨最重要的就是避免暴露在草叢環境,郊區、戶外活動或工作必須接觸草叢環境的話,要做好個人防護措施,包括穿著長袖衣褲、手套、長筒襪及長靴等衣物防護,並將褲管紮入襪內。必要時須進行滅鼠工作,避免鼠類孳生,或是剷除雜草也可以使用環境衛生用藥,例如百滅寧、第滅寧等。 登革熱 登革熱(Dengue fever)是一種登革病毒引起的急性傳染病,主要由埃及斑蚊和白線斑蚊傳播,臺灣位於亞熱帶地區,像這樣稍微濕熱的環境正是蚊子最喜歡的生長環境。登革病毒又分為Ⅰ、Ⅱ、Ⅲ、Ⅳ 4 種血清型別,不同型的登革病毒可能引起不同程度的反應,症狀也可能輕微到嚴重,典型登革熱包含發燒、出疹,重症則可能出現嗜睡、躁動不安、肝臟腫大,甚至可能導致嚴重出血或嚴重器官損傷。 要預防登革熱,請記得從事戶外活動時,穿著淺色長袖衣褲,皮膚裸露處可使用防蚊液。疾管署每年夏天都會呼籲,民眾務必落實「巡、倒、清、刷」的工作:仔細巡視家戶內外積水容器,將積水倒掉,大型廢棄容器可連絡清潔隊協助清運,留下的器物也要刷洗以去除斑蚊蟲卵,並妥善收拾或予以倒置, 日本腦炎 日本腦炎(Japanese Encephalitis)是受日本腦炎病毒感染而引起的急性腦膜腦炎,受損部位包括腦、脊髓及腦膜,主要透過三斑家蚊、環紋家蚊及白頭家蚊傳播,然而感染日本腦炎病毒大部分不會出現明顯症狀,約有小於1%的感染者會出現臨床症狀,最常見的臨床表現是急性腦炎。日本腦炎的致死率約20% ~ 30%,存活病例中,約 30% ~ 50%有神經性或精神性後遺症,預防日本腦炎最好的方式就是施打預防針,另外也要避免在黃昏、黎明等病媒蚊吸血高峰時,在病媒蚊孳生高風險的環境附近活動,如果無法避免,也請穿著淺色長袖衣褲,皮膚裸露處可使用防蚊液。

新冠肺炎

新冠肺炎(COVID-19,全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俗稱武漢肺炎)爆發至今,疫情重災區從一開始的亞洲、歐洲、北美洲,到現在的中南美洲與非洲,世界各地都有病毒的蹤跡,在研發解藥及疫苗的同時,各國也想方設法要在短時間內測試出病毒。 根據美國 CNN 報導,最常見的新冠病毒檢測方式有三種,分別是聚合酶連鎖反應(Polymerase Chain Reaction,簡稱 PCR)、抗體檢測(Antibody tests,或稱 Serology tests)和抗原檢測(Antigen tests),本文就為您介紹新冠病毒檢測方式的不同之處、檢測結果的判讀以及其他種類的檢測方法。 PCR 檢測與 Real-time PCR 檢測的差別 在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中,PCR 檢測是最為常見,且準確度較高的檢測方式。每個細菌都有自己專屬的遺傳密碼,而要進行 PCR 檢測新冠肺炎時,檢疫人員會先用鼻咽拭子,從病人的鼻子或咽喉後部收集分泌物,再將採檢到的咽喉棉棒(Throat Swab)或痰液樣本(Sputum sample),利用儀器放大檢視,並找尋新冠病毒的遺傳密碼排列。然而,即使是目前最好的採檢方式,PCR 檢測仍有缺點。PCR 檢測除了需要專業的醫療用品外,器材也要價不菲,更需要經過專業訓練的人員進行採檢,但美國 CNN 報導,突如其來的龐大檢測需求,已經讓美國醫療體系難以支撐,他們甚至連試紙都不夠用。 台灣主要採行的篩檢方式則是即時聚合酶連鎖反應(Real time polymerase chain reaction,簡稱 Real-time PCR),又稱定量即時聚合酶鏈鎖反應(Real time quantitative polymerase chain reaction,簡稱 qPCR)。Real-time PCR 和 PCR 最大的不同是,細胞的 DNA 在進行 PCR 檢測時,會經歷變性(denaturation)、引子黏合(annealing)和引子延長(elongation)等三個階段,並且不斷循環;而 Real-time PCR 則能透過螢光試劑蒐集 PCR 的數據,相比之下,Real-time PCR 較 PCR 省時。(同場加映:普篩利弊一次看~偽陰性的潛在威脅大) 抗體檢測 掌握病毒擴散範圍 一般來說,當人體遭受病毒入侵時,身體就會產生抗體,因此抗體檢測並非檢測病毒本身,而是檢測人體的免疫系統是否已產生抗體對抗新冠病毒。抗體的分子是由蛋白質構成,並藉由血液樣本進行檢測,醫護人員會透過手指或是靜脈採集血液,再交由專家小組鑑定血液樣本中是否有專門對抗新冠病毒的抗體。因此抗體檢測又稱為血液或血清學檢查,以下為新冠病毒抗體檢測主要鎖定的2種抗體類型: 免疫球蛋白M(IgM):在感染後兩星期內,脾臟會大量生產 IgM […]

新冠肺炎

新冠肺炎(COVID-19,全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俗稱武漢肺炎)目前在全球已突破5百多萬人確診,而這波如此嚴重的疫情,在某些科學家眼中並不算在意料之外,2017年時代雜誌(TIME)上名為「警告:人類還沒準備好面對下一波瘟疫」的文章,介紹了A型流感病毒H7N9。而人類歷史上其實早已出現過許多次的傳染病大流行,已下介紹歷史上的知名的大規模流行傳染病。 [covid_19] 黑死病 西元1346~1353年的黑死病(Black Death)可說是中世紀最大的瘟疫,主要的傳播媒介是老鼠身上的跳蚤和蝨子,這些跳蚤和蝨子在叮咬老鼠之後,沾到老鼠身上的鼠疫桿菌(Yersinia pestis),再叮咬人類而造成傳染。黑死病的症狀包含發燒、身體虛弱、腹痛和打冷顫等,又因為患者的身體組織會出血、變黑,所以稱為黑死病。 黑死病最一開始是從亞洲開始,散播至歐洲,科學家估計,造成當時約一半的歐洲人口死亡,以長遠的影響結果來看,黑死病的爆發,大幅減少了歐洲的勞動人口,不但造成奴役制度瓦解,也導致之後的文藝復興及宗教革命。但許多人不知道的是,黑死病並不是只有這一次,之後包括西元1665~1666年的倫敦大瘟疫、西元1720-1723年的馬賽大瘟疫,和西元1770~1772年的莫斯科瘟疫,雖然科學家無法確定這幾次的病毒是否完全一樣,但可確定的是,這幾波瘟疫都造成逾10萬的死亡人數。(推薦閱讀:鼠疫、黑死病都一樣?解析鼠疫類型、症狀與預防) 除了黑死病之外,歷史上也有其他的傳染病大流行: 16世紀Cocoliztli瘟疫大流行 Cocoliztli在阿茲特克語的意思是「害蟲」,Cocoliztli大流行發生在1545~1548年的墨西哥及中美洲,是一種病毒性出血熱(Viral hemorrhagic fever),造成了1500萬人死亡。2018年的一項研究報告指出,科學家從傳染病死者的遺骸中驗出沙門氏菌(Salmonella),沙門氏菌會引起傷寒(Typhoid fever),症狀包含發高燒、脫水(Dehydration)以及腸胃道等相關問題,即使現代醫學發達許多,沙門氏菌仍是不可輕忽的細菌感染之一。 16世紀的美國瘟疫大流行 歐洲歷史的地理大發現指的是15~17世紀時期,而16世紀登陸美洲的歐洲人,除了進行貿易運輸,也將天花(Smallpox)也散播出去。當時稱霸美洲的2個帝國,分別是印加帝國和阿茲特克帝國,許多科學家認為,印加帝國和阿茲特克帝國最後之所以會被西班牙等歐洲國家攻陷,主要原因是來自天花。那些感染天花的士兵,因健康不佳使整體防禦力衰弱,或是因為太多人死於天花,兵力短缺,使帝國走向崩塌。 1793年費城黃熱病爆發 1793年的費城夏天特別熱、特別潮濕,這樣的天氣也是和蚊蟲孳生,蚊子就是黃熱病(Yellow fever)的主要傳播媒介。黃熱病是由黃熱病毒所引起的急性傳染病,進入中毒期的病人,在7~10天內死亡率約20~50%,雖然之後隨著天氣轉冷、蚊子不再出現,病毒也停止傳播,但已經造成超過5,000人死亡。 1918年西班牙流感大流行 西元1918年1月~1920年12月爆發的西班牙流感是H1N1新型流感,即甲型流感病毒H1N1亞型,爆發的範圍涵蓋南太平洋到北半球,再加上因為第一次世界大戰過後,大部分民眾營養不良、士兵群聚感染,造成約5億人感染,相當於當時世界人口的1/4。雖然叫做西班牙流感,但其實病毒起源地不是在西班牙,只是當時參戰國家為了避免影響士氣,管制了媒體報導疫情的數量。西班牙當時並未參戰,因此大幅報導流行病在當地的影響,其他國家也誤以為只有西班牙疫情嚴重,所以稱為「西班牙流感」。 2009 年的H1N1豬流感 H1N1屬於甲型流感病毒的一種,發源自墨西哥,根據美國疾病管制中心(CDC),H1N1傳染期間大約有1億4千萬人感染,死亡人數大約介在15萬1700~57萬5400人,H1N1的感染者大多是小孩或青壯年,死亡人數約有80%是65歲以下。學者專家認為,或許是因為年長者已經養成足夠的免疫力抵抗甲型流感病毒,所以感染者相對少。而現今H1N1的疫苗已經包含在流感疫苗裡。 2014~2016年的西非伊波拉病毒疫情 2013年12月,西非的幾內亞共和國確認了第1個伊波拉病毒(Ebola Virus Disease)患者,之後病毒迅速在西非各國擴散,較遠的美國、歐洲也有零星確診。從西元2014~2016年間共2萬8600人感染,1萬1325人死亡。伊波拉病毒在更早之前就有了,1976年的蘇丹和剛果民主共和國就已經有案例,且病毒源自蝙蝠,不過伊波拉病毒的疫苗至今還在研發。 2015至今的茲卡病毒 茲卡病毒感染症(Zika virus infection)由茲卡病毒引起,多在中美洲與南美洲流傳,美國南方也有些許案例。茲卡病毒的主要傳染途徑是蚊蟲叮咬,特別是黑斑蚊,又稱伊蚊、斑蚊或艾迪斯蚊;此外,也可能經由性行為或是垂直傳染,造成新生兒天生缺陷。

新冠肺炎

新冠肺炎(COVID-19,全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俗稱武漢肺炎)全球大流行,為了避免被感染,大家都待在室內不敢出門,掀起了一股在家工作潮,卻同時也造就「新冠離婚」的高峰,尤其以中日兩國最為嚴重。夫婦困在狹窄的空間裡大眼瞪小眼,1天還好,1個禮拜可能就相看兩相厭了!以下4點建議也許能助您與另一半在居家隔離之際保持冷靜,不會誤傷了感情,走上離婚一途。 1. 創造獨處時光 家人同住,不見得要時時刻刻黏在一起,最親密的愛人都該擁有不受打擾的小天地。就算您再小心,也可能會踩到對方的地雷,我們要有意識地允許家人獨處。建議雙方先排出時段,約定好絕不交談,更不能過度干涉彼此的一舉一動,讓大家都能享受只屬於自己的私人時光。除了個別待在房間內滑手機,您可以在浴室裡獨自泡個澡,或是到陽台、頂樓晃一晃。您若住在套房,可以望向窗外、深呼吸或是伸展四肢放鬆。 2. 服裝有助區隔工作與休閒 很多人以為把家當辦公室,省下通勤的時間會讓工作更有效率。可是若一直穿著睡衣辦公,會讓您覺得工作、用餐、睡眠等等行為融為一體了,便無法劃清上下班的界線,反而會拉長工時。穿上平時上班專用的套裝或西裝,能幫助您更快進入工作狀態、引發工作動機以及強化專注力。脫下工作時的衣著,也代表真的下班了,可以好好休息。上下班的時間一但明確,就不用擔心會一直工作而無法陪伴家人,也降低了夫妻爭吵的機率。 3. 關上鈴聲 善待彼此 在家工作為了要與公司或客戶聯繫,各種的提示音與鈴聲此起彼落,聽久了很惱人。若另一半同時間也在工作,非常可能會為此起口角。不妨試著把手機調整為靜音模式,或是戴上耳機,不但能保持家中的寧靜,還可以維持夫妻感情和諧。另外,也建議您把新聞推播關閉,別讓新冠肺炎的壞消息製造恐慌,破壞了大家的心情。 4. 在家約會也很甜蜜 雖然台灣疫情減緩,但多數人仍不願踏出家門。不過夫妻關係要維持,總少不了一頓浪漫的晚餐,別擔心,便利的外送服務,讓您只要在手機上按幾個鍵,餐點就會送到您家門口,不必出門也能好好大吃一頓。當然美味的食物也不能少了適當的氣氛陪襯,建議您可以事先把孩子託給親友照顧,在餐桌上點蠟燭、放輕柔的音樂、開瓶紅酒好好享受甜蜜時光。重要的是一定得關掉手機,才能製造專屬兩人的時間與空間,讓彼此感情加溫。 在疫情期間,注意個人身體健康是理所當然的,但是我們也不能忽略心理健康的重要性,照顧好親密愛人的心情,在防疫規範下,運用一點小巧思或多給對方空間,便能讓彼此相處更融洽,Hello醫師願大家都能平安度過這個非常時期。

新冠肺炎

中藥(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簡稱TCM)和西藥長久以來一直都存有其獨派說法,即使面臨新冠肺炎(COVID-19,全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俗稱武漢肺炎)疫情挑戰,兩方仍是各持己見,非要爭個輸贏。事實上,中西藥皆有優缺,本文將列出中藥對治療新冠肺炎的功效和限制,在此提醒民眾,千萬別使用效用不明的藥物,而因為傳統中藥通常是由數十種草藥熬煮而成,使其成分變得更加複雜,若未經專業醫師就服用,恐帶給身體不確定的健康風險。 [covid_19] 4種中藥調湯輔助治療 根據英國倫敦南岸大學(London South Bank University)衛生與社會保健系所的研究,中藥最主要的功能是調節氣(Chi,中醫相信它是一種生命能量彰顯),進而保護身體不受病毒攻擊,並維持免疫系統的日常運作。雖說中藥只是輔助治療的角色,但有不少中國的研究卻指稱僅憑服用中藥就能緩解新冠肺炎的症狀,並達到痊癒的狀況,不過成功的機率仍是非常困難的,此外,配藥師還得針對病人情況做調整。 北京中醫藥大學臨床流行病學劉建平教授指出,在眾多中藥分類與調和,有4種湯劑(Decoction)對治療新冠肺炎比較有效,它們分別是:清肺排毒湯(Qingfei Paidu Decoction,QPD)、甘草乾薑湯(Gancao Ganjiang Decoction)、射干麻黃湯(Shegan Mahuang Decoction)、清肺頭泄扶正湯(Qingfei Touxie Fuzheng Decoction)。 而當中以清肺排毒湯的療效最好,它源自於漢朝末期用以治療傷寒病(Cold damage)的中醫理論,由21種草藥、4種調和配方製成的。雖然清肺排毒湯受中國中醫藥管理局(National Administration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簡稱NATCM)所推薦,但其治療程序仍要視病況做調整,此外,在中國以外的地區,獲取草藥恐怕是最難跨越的障礙。以美國為例,藥材之一的麻黃(Ephedra sinica)販售就要經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簡稱FDA)嚴格把關;細辛(Chinese wild ginger)則是被禁的草藥。 甘草或有效但有副作用 在清肺排毒湯眾多草藥中,甘草(Licorice root)算是最重要的成分,它是歐洲及亞洲地帶的土生「雜草」,於很久以前就被古埃及人和印度阿育吠陀(Ayurvedic)信徒列為傳統醫學的珍寶之一。其實,早在SARS(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又叫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疫情爆發期間,學者已發現有些人因為服用了含甘草的中藥,所以沒有被感染,而關鍵就在它含有三萜類(Triterpenoid,一種植物性化合物),特別是甘草酸(Glycyrrhetinic acid)和甘草酸苷(Glycyrrhizic acid)對於控制SARS冠狀病毒(SARS-CoV)非常有效。 從實驗研究的觀點看,因應新冠肺炎相似SARS病毒,或許甘草能發揮一定的治療效果,但請民眾不要擅自服用甘草的藥物,並務必小心不肖廠商的欺騙手段。 且先不說新冠肺炎目前尚無有任何醫藥產品可達治療與預防效果,甘草的副作用對罹患慢性病者也很危險,包含有:頭痛、月經沒來、性慾冷卻、勃起困難、肺水腫(Pulmonary edema)、鬱血性心衰竭(Congestive heart failure)、高血壓、血壓過高性腦病(Hypertensive encephalopathy)、低鉀血症(Hypokalemia)、肌紅素蛋白尿(Myoglobinuria)、偶發性腦損傷、嗜睡、肌肉消瘦、四肢麻痺、疲倦、虛弱。

新冠肺炎

隨著新冠肺炎(COVID-19,全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俗稱武漢肺炎)全球疫情的波及,有的人會意識到自己對性的渴望愈來愈大,這或許是因為在行動管制期間,在家的時間突然變長,大幅少了平日生活上的刺激,而恐懼死亡的強烈情緒也被證實能激起我們的性慾望,專家們將此稱之為「末日性興奮」(Apocalyptic horny)。本文將舉出7種性興奮類型,在疫情如此緊張的時刻,除了可以藉此機會檢視自身的生理需求,您也可以在性生活上做些調整,以夫妻為例,請確保彼此有在一起的時間,也有分開獨處的時間,並避免把話題都聚焦在疫情上,適時的放鬆才能幫助更保持樂觀。 [covid_19] 1. 憂鬱式性興奮(Melancholy horny) 這一種性興奮相當常見,多數人都會有慾火焚身的時候,但因為害怕疫情惡化,所以他們還是會乖乖遵守政府的防疫規則。不過,要壓抑住內心澎湃的情緒和性慾,簡直是極其難受,較好的舒壓方式可能是找家人或朋友暢聊一番,當然是保有社交距離(Social distancing)的前提下。 2. 下午茶性興奮(3p.m. horny) 下午悠閒地喝杯咖啡,有的人即使是居家隔離也要活得有品味,而所攝取的咖啡因(Caffeine)可能就會把能量都傳送到性器官,進而刺激性慾,但這純粹只是毫無科學根據的假設。 3. 自誇式性興奮(Performative horny) 這類人擅長在社群網路公開自己的近況,包含自身的性慾狀態,他們也許只是想引起社會大眾的關心,或可能真是有性興奮的感覺,其動機和真相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而因為其網路的高曝光率,他們的行為也會成為身邊人談論的話題,值得注意的是,其發表的內容通常都圍繞著多麼思念過去的性愛、性愛中做過的瘋狂事情等等讓人搖頭的行經。 4. 嬉鬧式性興奮(Frisky horny) 與其說對性愛渴望,這類人更求社會互動與連結,他們之所以想要性興奮,只是因為單純想要為生活增添些自我滿足感,舉例來說,由於無法參加多人派對的活動,他們可能會嘗試用簡訊或電話跟性愛對象聊色。 5. 探索(好奇)式性興奮(Curious horny) 一個人在家沒事做,有的人亦會把握機會探索平常不會做的事,這類人會用這段時間好好研究自己的生理和性愛層面,若是單身,可能就會看色情網站和手淫;而對情侶、夫妻來說,或許嘗試新的性愛姿勢、使用性愛玩具是新的消遣方法。 6. 目標導向性興奮(Goal-oriented horny) 有別於探索式性興奮,這類人很清楚自己身體生理的需要,他們想要手淫就手淫,想要聊色就聊色,有些人也會先於網路約會,待疫情結束再約對方進入性愛關係。對他們而言,不管任何時候,設定目標且如期執行才是重要,即使是性愛之事也不例外。 7. 不計後果性興奮(Dumbass horny) 這是7種性興奮類型中最要不得的,因為他們不願遵守防疫條規,只為滿足性慾而行動,進而危害自己和其他人的性命。在此提醒民眾要對所做的行為負責,多站在別人的立場思考,也許這世界會變得更加美好。

疱疹

台灣某大學 4 月 9 日前後才有兩名學生確診新冠肺炎(COVID-19,全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俗稱武漢肺炎),近­期又爆發 14 名學生群聚感染水痘(Chicken pox)。大家對新冠肺炎的關注度大大輾壓了水痘,卻很可能輕忽其傳染力極高,可透過接觸、空氣或飛沫等途徑傳播。本篇將幫助您更明白水痘對成人的影響,讓我們用抗疫的警覺心,來了解一下水痘對我們的潛在威脅吧! 接種過水痘疫苗仍可能二次感染 很多人小時候都打過水痘疫苗,照理來說之後就不會感染。但看完上述新聞,您可能會納悶,難道過去他們都白白挨針了?研究顯示,施打過2劑水痘疫苗,便有高達 94% 的預防效果。不過就算接種過疫苗,仍有再度感染水痘的可能。好消息是接種過疫苗的二次感染者,相對而言症狀會輕微許多。 3 種人容易復發水痘 有些看似水痘復發的病人,其實正在經歷他們首次的水痘感染,某些紅疹與水痘看起來非常相似,容易讓醫生誤判。其實大多數的水痘的患者康復後都有一定的免疫力,但若符合下列三種狀況,則很可能再復發: 出生不到六個月便感染水痘 第一次長水痘的症狀極度輕微 本身的免疫系統不良 待水痘復原之後,水痘帶狀疱疹病毒(Varicella-zoster virus簡稱VZV)仍然會潛伏於神經組織裡。當我們免疫力下降,VZV 會趁機活化,沿著軀幹或顏面發展成令人疼痛難耐的水泡,形成帶狀疱疹(Shingles,俗稱皮蛇)。一般來說,症狀會持續三個星期,1~2 個禮拜過後水泡會開始結痂。帶狀疱疹的患者並不會直接傳染帶狀疱疹,卻會傳染引發水痘或是帶狀疱疹的 VZV,雖然機率不高但仍要小心。 這 3 類族群出現水痘併發症的機率較高 成年後若感染水痘,會有更嚴重的症狀與水痘併發症的風險。符合以下條件即為高危險群: 因為疾病,諸如愛滋病或癌症等等造成免疫功能低下。 服用類固醇藥物(Steroid medications) 。 沒有長過水痘或是接種疫苗的孕婦 。 感染水痘的成人患者嚴重的話會併發肺炎(Pneumonia),醫生會以抗病毒藥物(Antiviral)治療,但是成效不佳,還好這類肺炎現已非常少見。準媽媽在懷孕期間無法施打水痘疫苗,若得了水痘可能會垂直感染胎兒,嬰兒的致死率可高達 30%。所以孕婦一定要杜絕所有的水痘感染源,甚至與尚未接種水痘疫苗的孩童互動都要十分謹慎。 阿司匹靈有風險 使用藥物前請諮詢醫師 預防勝於治療,施打疫苗仍是最佳的療法。就算是接觸水痘感染源的 3~5 天內,疫苗仍然可以防止感染,或是降低重症的風險。經醫生評估後,可能會給予病患服用抗疱疹病毒劑(Acyclovir),降低併發症的機率,並使用布洛芬(Ibuprofen)與乙醯胺酚(Acetaminophen)來止痛與退燒。建議您在使用任何藥物之前,都應當諮詢醫師。 另外,罹患水痘且 20 歲以下的年輕的病人或病童絕對不可服用阿斯匹靈(Aspirin)來退燒,因為這樣可能會引發雷氏症候群(Reye's Syndrome),造成肝腫大(Hepatomegaly)或是腦水腫(Cerebral edema)等病變,嚴重的話在幾天內就會致死。 感染水痘後,出紅疹的前兩天一直到水泡結痂痊癒,都帶有傳染力,一定好好自我隔離,保護身旁的人,就像我們面對新冠肺炎時一樣,不要存有僥倖的心態。

x